嘀铃铃……那婶听到一串电话铃声响起,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循声推开家门,发现自家车道上停着老那那辆老迈的“烤肉啦”。老那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任由电话铃声一直歇斯底里地在坚持。那婶快步跑去拉开车门,先拿起手机看到是女儿打来的,接起电话“喂萌萌吗?爸爸回家了!没事了,妈回头再打给你啊!”

那婶推了一下老那“快回家吧,去哪儿了啊你?没说一声,害我们替你着急。”老那抬起头,让那婶吃了一惊。老那满脸的泪痕,眼神透出的是满满的疲惫,憔悴的面容似乎一下子老了好几岁。“萌萌谈恋爱了,萌萌不回家了!”老那一把抱着那婶嚎啕大哭起来。那婶拉着老那边往屋里走,边细声细语地问着他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昨晚上左思右想萌萌长周末不回来不对劲,所以今天一下班就急急忙忙开了两小时车,赶到她学校了。看到她和村东头老唐家的儿子在一起。就因为这个,她就不回来了?”老那抽抽噎噎地叙述着。

“你去了萌萌学校没告萌萌也没跟她见面吗?”那婶问道。

“没,我悄悄跟着她来着。”老那边拿桌上的纸巾擦着鼻涕眼泪,边回着那婶的问话。

那萌和唐一鸣开始谈恋爱早早就告诉过妈妈,只是那婶还没想好怎样跟老那提起。人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没想到老那反应会如此强烈。那婶把一碗热腾腾的汤面放在老那面前问道:“还没吃饭吧,赶紧趁热吃了!”看着老那端起碗,那婶开口说:“哎呀一转眼咱萌萌都到了谈恋爱的年龄了。还记得咱们上大二的时候吗?”老那听那婶这么说愣住了。那婶轻轻哼了起来:

想看你那深邃的眼眸

它们似乎在把我等候

听我诉说海誓山盟

一生陪伴在你左右

……

二十年前,大学校园里正在举行的迎春联欢会上,年轻的老那手抱吉他,缓缓从后台走了出来:“今天我给大家唱一首我的新作《想看你那深邃的眼眸》,这首歌是专门为台下一位同学而做,希望大家也会喜欢!”随着吉他一串和弦响起,老那深情地唱了起来

想看你那深邃的眼眸

它们似乎在把我等候

听我诉说海誓山盟

一生陪伴在你左右

想看你那深邃的眼眸

它们似乎在把我等候

期待那句我爱你

地老天荒与你相守

想看你那深邃的眼眸

它们似乎在把我等候

等我和你在湖上荡舟

一起划向幸福的尽头

一曲结束,主持人问道:“太好听了!我们想知道台下这位幸运的同学是谁?可以告诉大家吗?”

老那朝台下一指“许芃芃”,台下一片哗然,接之而来的是观众有节奏地跺脚、鼓掌、欢呼、喝彩着“在一起!在一起!……”

北方的冬天,迎春联欢会已经散场好久了,校园里白雪皑皑,雪地上被月光拉长的两个影子正慢慢移动着。这一晚在舞台上,老那向暗恋已久的姑娘许芃芃大胆地表白了,演出前,他串通好了主持人和台下几名要好的同学配合,他成功了!就这样年轻的老那和那婶走在了一起。两颗年轻的心还沉浸在那首歌里。

“吃完了?”那婶的一声问候把老那的思绪又拉回到了现实里。他情绪稍微平复下来。

“咱们那时候不是也是大二开始谈恋爱的吗?萌萌是大姑娘了,也是大二了,开始谈恋爱是正常的啊,咱们应该感到高兴啊。”

老那点点头应道:“是啊,可是我就是心里不好受!”

“你呀,真是的,就不该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去看女儿。好了,好了,别难受了,我跟萌萌唐一鸣他们商量好了,明天咱们还有老唐家两口子,一起去他们学校,两家一起过个长周末,多热闹呀!”

饭后老那从地下室翻出了他的吉他,和那婶一起又唱起了那首《想看你那深邃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