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夏晨 (2020-04-06)

又一个不能入睡的夜晚。

子夜的街灯亮着,微弱的光线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给黑暗的房间带来一丝光亮。披衣起床,慢慢地走到窗前。窗外的街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晃动,没有一辆汽车驶过,没有一声犬吠,甚至听不到一声虫鸣。渥太华四月初的这个静夜,天有点阴沉,看不到一颗星星,看不到一丝月光。只有昏暗的街灯亮着,给这个本就静谧的小区平添许多冷清。

城西的这个居民小区,平日里本就冷清。每天只有上下班的时候,才会有上班一族的车辆缓缓驶过。也只有在孩子们上学和放学的时候,校车来小区里接送上学的孩子们时,空气里才会荡漾着孩子们欢快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喜悦也会在小区里弥漫。也只有在天气晴好的日子里,晚饭后出门散步的时候,小区里的人才会显得多一些,热闹起来。只是这样的热闹在最近三个多星期里,却因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漫延而消失了。

说起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就不能不提起二月二十四日,一个平常也不平常的日子。

这一天,进入武汉自一月二十三日封城后的第三十一天。世界卫生组织官网上的数字显示,当日中国累计确诊病例77262人,累计死亡2595人。国内今日头条网站的数字显示,除湖北省当日新增确诊人数499例以外,全国各省新增确诊人数都降到了个位数。记下这一天的这些数字,是因为我觉得经过三十一天艰苦卓绝的抗争,中国的疫情似乎给人一种黎明即将到来的希望。是啊,谁不盼望黎明早点到来呢?

然而,后来的事实却证明,这一天其实是一个拐点。

虽然中国的疫情明显好转而意大利、伊朗、韩国的病例突增令人担忧,但这一天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日内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仍然拒绝使用“大规模流行”一词,因为担心这会引起世界恐慌。

但是这一天,恐慌却在全球股市上实实在在地展示了它的力量,股市的拐点出现了。这一天,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全球除中国外的28个国家出现,确诊2047人。受此影响,各大股市开始从以前的一路飙升下跌。纽约道琼指数狂泻1031点,降幅3.56%,是该指数一百二十四年历史上第三个单日跌幅最大的日子。其它指数也遭遇黑暗的一天,纳斯达克指数跌幅3.71%,S&P 500指数直降百分之3.35%。欧亚股市也是风声鹤唳,哀鸿遍野。从这一天开始,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股市依然在跌跌不休中动荡不安,S&P500指数,跌幅已经超过了22%,至今还是深不见底。

其实,这一天中最值得关注的新闻不是惨不忍睹的股市,而是联邦政府的首席公共卫生官Theresa Tam在一个网络记者会上的讲话: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正在国家层面传播,防控的窗口正在关闭,加拿大不得不在政府层面、社区层面、家庭层面和个人层面为疫情可能会在我们的社区漫延而作准备。随后,渥太华市政府的公共卫生官Vera Etches发布消息说,疫情越来越显得难以控制,有可能会成为大流行,因此市民应该开始作准备,储备处方药品和食品。这一天,加拿大各级政府宣布改变疫情防控方针,从全力防控转为努力延缓爆发。从去年十二月底新冠肺炎开始出现以来,这一天是加拿大防范这次肺炎疫情政策的一个拐点,而这个拐点的出现,也引起了随即而来的抢购和囤积狂潮,卫生纸很快成了抢购的目标,也成了新闻头条。当天下午去了几家商店,结果发现口罩、洗手液、医用酒精等防疫必需品早就被抢购一空。

随后的日子里,一个又一个的节点出现。经过了一个多月中国疫情、加拿大疫情、和世界疫情的各种消息的狂轰乱炸,悬在渥太华人头上的那只久久不见踪影的靴子终于在三月十一日落了下来:渥太华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人,也是加拿大的第四十位病例。虽然各路人马早就说渥太华疫情的出现不可避免,但那个从疫情在中国一出现就藏在我心里的美丽泡泡,希望在渥太华不要有人感染的美好愿望,突然间就在这一天破灭了。

破灭的不只是渥太华没有疫情的奢望。三月十二日,世界卫生组织终于宣布,新冠疫情成为世界大流行,避免世界大流行的愿望也破灭了。这一天,渥太华出现第二例确诊病人,总理小特鲁多的妻子也宣布被隔离,等待检测结果。专家们呼吁政府开始社会疏离,减少人员流动以应对疫情扩散。也是在这一天,安省政府宣布因为没有足够的测试盒,所以决定收缩测试范围,只对特定人群检测。

随后的那个周一,三月十五日,学生们开始了为期一周的春假。全市受感染的确诊人数已经上升到了十例,但是政府说估计受感染人数已经数以百计,只是测试能力有限,没有全部检测到。虽然市政府当天开始呼吁市民们如果有可能就不要把孩子送到托儿所,非必需不要出门,许多人还是选择继续早就预定好了的春假旅游,去世界各地观光。是啊,熬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天,谁不想出去逛逛呢?

学生们放假了,但病毒没有放假,却如幽灵般的在世界各大洲的土地上徘徊游荡。很快,和世界各地一样,安省和渥太华的确诊人数也开始了指数级增长。三月十七日,安省政府宣布全省进入紧急状态,三月二十五日,渥太华市出现第一位死亡病例,市政府当日宣布全市进入紧急状态,并且说估计全市受感染人数已经数以千计。到今天,四月六日,全球确诊感染人群已经超过一百三十四万五千多人,七万四千多人失去了他们宝贵的生命,渥太华也有370人确诊感染,4人失去了生命。短短几个星期,疫情发展如此之快,有多少人,处在措手不及之中呢?

春假很快就过去了,但孩子们却不能再回到学校去了。学校关闭,一切娱乐场所关闭,一切大型群体聚会被迫取消,城市进入疏离状态。无数的人失去了工作,上下班的时间里,街上没有了络绎不绝的车流,接送孩子们上下学的校车也没有再在小区的街道上出现,生活了近四十年的城市,从来没有如此模样。原本就安静的小区,没有了放学回家的孩子们的脚步声和欢笑声,也没有了晚饭后三三两两散步的人影,小区就显得更加的安静,更加的冷清了。

街道上渐渐冷清了起来,感染的人数却依然快速增长着,逝去的人数也渐渐多了,但城市每天照样在黎明中醒来。政府当然没有闲着,采取一切措施救治被感染的人群,一系列的福利和刺激政策不断出台,救助受到疫情影响的人们和援助前景迷茫的经济;总理天天对着镜头向民众介绍请况;省长亲自开了卡车帮助运送某企业捐赠的口罩到医院;朋友中有一些医护人员和在其它行业一线工作的,也和其他同行们一样,每天照常出门上班,守护着这个苦难中的城市,成为城市中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网上的各种聚会也突然多了起来,让蜗居在家的芸芸众生们有了许多隔空相聚的机会。社会依然生动美丽。

虽然中国的疫情控制给世界带来一线黎明时的光亮,但直线下跌的股市,令人担忧的经济预期,和骤风暴雨般的北美和世界疫情却让这黎明前的黑暗变得更加漫长。

这漫长的黑夜何时才能过去,人们何时才能看见黎明,何时才能迎来那初升的朝阳?

疫情虽然如波涛汹涌的海浪上下翻腾,但正如一首诗歌所说:至高的造物主依然坐着为王!黑夜虽然漫长,但黎明必将到来;无论是风是雨,太阳终将升起。四月里这个墨黑的静夜,我默默地站在窗前,仰望长天,在默祷中等待黎明,等待旭日东升前的那一抹亮光。

原载:《中国日报》2020年4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