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路风

自从去年回国参加校庆回加拿大后,我以《回眸一笑百媚生》为题,创作了以音乐学院苗族同学为模特的彩色铅笔人物画。

当时是被千百张我拍摄的照片中,其羞涩、秀色的容貌所感动,忍不住拿起手边的彩色铅笔即兴作画的。

我废寝忘食地沉溺于刻画那些美不胜收的头花、挂饰的繁文缛节中,陶醉在模特甜美地微笑里,于2019年第一天完成了这幅作品。

我欣喜地发现,一套儿童画普通工具就可以描绘出如此美丽的图画。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回眸一笑百媚生》在朋友圈里,收到了发布信息以来最高的点赞率。

我的创作热情一发不可收拾,恨不得收拾行囊,再度跨洋过海,去采风这位苗族同学,画出少数民族大学生青春靓丽的系列作品。

今年一月中旬,因母亲摔了一跤而仙逝,我悲伤地踏上了回国为母亲送行的旅程,伴陪父亲度过他一生中最孤独的日子。

 在与母亲无数个心灵交流的日夜里,她一生的历程如同电影胶片,在我的眼前呈现。她的智慧和坚强鞭策我,将悲伤放下继续前行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千方百计地打听到,音乐学院的苗族同学已经毕业离校。

与此同时得到另外一个信息,从立春开始,初三至十七这段时间内,广西融水县各乡镇村屯的节日活动。每天一个坡会,连续不断,是以苗族为主的各族人民悼念先烈、 鼓舞斗志、交流感情、集体聚会娱乐的盛大民间传统节日。

方圆数十里的男女青年穿着节日的盛装,吹着芦笙,齐聚山坡,坡上人山人海、披红挂绿,除了烧香鸣炮,还举行舞龙、耍狮、芦笙踩堂、斗马、斗鸟、赛马等文体活动。

我要收集的苗族服饰,一定会在坡会里出现。我要前往坡会,成为定局!

2月17号,是融水县安太乡的十三坡会。从柳州市到安太乡林洞村,从地图上看,全程168.8公里,开车4小时38分钟。

在北美,两百公里的高速公路自驾车程最多两个小时,而去安太乡林洞村,为什么要花4个多小时的车程呢?难道是崎岖的山路?

17号,天气预报柳州地区中雨,降温。还能去苗山采风吗?未知的路况,令我在小学同学群里表示出犹豫的态度,赢得女同学们的一片关爱和劝阻声。

以团长为首的男同学观点不一样,认为:“雨中有诗意,反映了苗家儿女们在雨中, 渴望来年生活更美好!为你的创作增添了题材呵。”

雷打不动的苗族坡会起源于大自然,文化形态体现在歌、舞、乐当中,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携带相机、雨衣, 穿上防冻、防水的皮靴。17号一早,乘上团长的座驾,一行四人踏上了前往大苗山的采风之旅。

雨水,顺着挡风玻璃,一遍又一遍地洗涤着窗外的道路、田野。天地融合在一片灰色的世界中,山顶上缭绕着一缕白云,轻盈、明快。

公路前方,时而宛然,时而进入山的腹地,高速公路,超级顺畅。

真正耗时的是进入山区的道路,百分之三十的路段正在建设中。凹凸、泥泞、崎岖、转弯多。团长的座驾几乎是在颠簸、蜗牛式的状态下爬行。前后不见车辆,一片寂静、冷瑟。令人高度怀疑,前方会有坡会举行。

五个小时后,从云端驶向山脚,路边出现了苗族村民盛装的队伍。村里,山路两边停满了来自外省标号的车辆。

斗马刚开始,山坡、路边站满了手撑雨伞的观众。穿上雨衣,挤进人群拍照,同车的姐妹们为我挡雨撑伞。雨水不仅来自上方,随风左右夹攻。由于举手拍照,我那一次性的雨衣变成了塑料布,从中间撕开。相机手机难免被雨淋湿。身上穿着的棉衣,挡雨不成,御寒勉强。

我们走下山坡接近盛装的苗族青年,美女头戴银饰的帽子、项链、手链、耳环,以花卉、凤凰、蝴蝶等纹样的图案装饰。布质的衣服上刺绣有色彩鲜艳的图案。琳琅满目,婀娜多姿。

手持芦笙的帅哥,各队的服装略有区别。最醒目的是穿着红色头带绣花衣,黑色坎肩裤子的队伍,载歌载舞地跳起芦笙踩堂舞蹈,吸引了全场观众的目光。

盛装的苗妹,吹芦笙的苗哥,祭祀的烟火,斗马里那胜者勇夺芳心,败者落荒而逃的场面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返程时团长一句:“ 终于安全返柳!” 包含了途中几多坎坷,肯定也闪念过一丝后悔于其中。建设中山区的道路实在颠簸!

立春苗族坡会采风拍摄上千幅照片,我们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