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瘦灯

黑色的奥迪在乡间的土路上颠簸着,尘土飞扬。

看惯了城市的高楼大厦,突然被起起伏伏、满目葱茏的丘陵地貌刷眼,马丁副厅长显然有些兴奋,不由轻轻哼了句:“一马进了西梁界……”

“马厅,虽说您管的是交通厅,可这样的土路,很少走过吧?”司机老牛问道。

“哪里,马厅德国进修时,没少考察乡村土路。”侯秘书回答。

“嗯,那里土路和这里没多大差别。也许人家的车好,开得速度快多了。德国有些高速公路,不限速的。开快了有骑士驰骋的感觉。”马厅长说。

“咱这车也是德国造。好嘞,咱也驰骋喽!”老牛一脚下去,奥迪噌一下,绝尘而去。

很快,土路两侧出现了半人高的玉米地。百十来亩,顺着山势茂密铺开,这阵势众人也是看醉了。前面隐约出现了一条小路,和土公路交叉。这时,一辆摩托车,径直从小路冲了过来。

老牛紧急刹车,但那摩托车依然撞翻了。车手坐在地上直晃脑袋。

“老弟,你脑筋没事吧?不知道小路让大路吗?我这可是有行车记录仪啊。”老牛见人没大碍,态度也就横起来了。

侯秘书赶紧打电话,叫就近的西梁镇派警车来把人拉医院检查。前后一折腾,两个多钟头过去了,考察的事也黄了。

正准备打道回府,侯秘书在玉米地喊起来了:“嘿,一对小家伙嗳!”原来他进去小解,发现了一只铁丝笼里关着两只小动物,就提了出来。

“吆嘿,果子狸耶!”牛师傅大叫。

马厅长走近仔细观看。一只大的呲着牙怒目相对,一只小的藏在大的身下,簌簌发抖。

“肯定是从刚才的摩托上甩出来的。马厅,要不要再打电话?”侯秘书问道。

“No。那样,这娘俩死定了。你们看看,这只大的,长得多么漂亮,黑色花纹的脸上,额头竟然有一块白色的心形标志!……放了它们吧!”

马厅长近期烦恼不绝。省厅拍板定下的乡乡通公路的项目,期限到了,但依然有几个村镇悬在那里。尽管国家承诺补贴一半,可这穷乡僻壤生生拿不出钱来。屋漏偏逢连阴雨,刚刚退下来的太太,最近又莫名奇妙对他摔摔打打的使脸子。

侯秘书心细,便悄悄联系了饕餮城的老板杨涛。涛哥啥人,几句话就解了套子。他说他的野味餐馆,有新鲜野狗鞭,保定驴钱肉,吃啥补啥,可以来尝尝嘛。还有,他弟弟杨猛就是建筑修路包工头,如果能承包给猛子,镇上那部分钱,他来赞助。

一拍即合。杨老板攥了个饭局,让马厅长、吉镇长、猛子,一起坐下磋商。地点嘛,就选在他山海饕餮城里刚刚开张的曲水流觞苑。

这城建在南郊山里。远远地就看到了高大的招牌:山珍海味饕餮城。巨大的立体字围绕着一只怪兽缓缓转动。那货丑萌丑萌,大嘴猛开, 应该就是龙的儿子饕餮。

涛哥迎在城门口,带他们进城。熙熙攘攘的一片片小吃店,烟气缭绕,彩旗晃动。店前路边,架着密密麻麻的玻璃鱼缸,里面漫游着鱼虾鳖蟹。地面上还有关在笼子里的各类飞禽走兽。有孔雀、大雁、雉鸡,狗、猫、狸子,还有穿山甲、蟒蛇,以及其它叫不出名的动物。与水产海鲜相反,它们大多沉默不动。一双双森冷的眼神,穿过笼子凝视着他们。马厅长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前面一声短促的哀号,一头驴子颓然瘫倒在地。杨老板说,这是闻名遐迩的保定肉食驴。野味现吃现杀,味道最佳。但是宰杀很有讲究,必须一击致命,尽量减少痛苦。不然就会生出怨恨毒素,分散到血肉中,伤人。

穿过凌乱的野味市场,一栋豪华高大的建筑赫然出现眼前。顶部圆拱造型的雕花红木匾,刻着金色的大字“曲水流觞苑”。几条宝蓝色的LED水纹线条,缭绕其间。两侧的门童打开了蚀花的烟色玻璃门,里面几位服装艳丽的小姐姐满面春光迎了上来。

杨老板介绍,这苑内有大中小三个流觞池。咱们十几个人,就进小池吧。进得其间,马不禁为别致的设计赞叹。弯弯曲曲的人工溪流环绕十几人的座位流淌,十几艘精致的小船,形态各异,在其中缓慢漂流。杨说,这些船由彩印画报纸折叠而成,一次性使用。船中间放置菜盘,船一头插着燃烧的小蜡烛,另一头载电子标牌显示客人、菜名等信息。

“咱这流觞绝对国内外首创。流水的速度可快可慢,纸船也可以随意停留。和咱老祖宗时代大不一样喽。就等着哪位高人写篇新版《兰亭序》啦,哈哈。”杨不无自豪地说着,顺手捋了一下稀疏油亮的头发。

“抱歉抱歉,来晚了!”这时,一位高个儿30出头的女性,双手抱拳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位面色干瘪的老汉。最后是一位板寸头的彪悍中年人,大声叫着:“西梁镇海龟村官吉莉博士,胡子梁老书记。俺的车接他们耽误了点时间。”无疑,这是猛子了。

一番推让,最后定出主宾马厅长,副宾吉镇长,三宾胡书记。主陪涛哥,副陪猛子。其他人也陆续就座。

几句寒暄。原来,吉在德国德累斯顿读的博士,而马在那里也考察过。吉是东北人,性格豪爽。马是山东人,喜好运动,两人一见如故。

宴会开始了。先是两道开胃凉菜,蒜拌狐肉、老醋花生。主陪、副陪的各式花样劝酒也轮番进行了。之后是热菜,陆续上了龙凤呈祥、野狗鞭、霸王别姬。此时,大家已经是酒兴酣畅了。涛哥宣布,下一道菜,是本店招牌:劲膂钱肉。流水说话间就带来了菜盘。只见几片青翠香菜叶,衬着鸡蛋直径的肉片,上面还浇着浓浓的浆汁。

“啊哈,有趣。龙凤指蛇和鸡,霸王是甲鱼。这劲膂钱是什么?” 吉博士迷惑了。

涛哥却指着猛子对着马厅长说:“这小子最爱这一口。”

猛子:“嘿嘿,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

众人偷看吉博士,没想到这是位信奉女权的主:“女人吃了男人更受不了!”

众人笑了。侯秘书又添了一句:“男人女人都吃了呢?”

胡书记幽幽地说道:“那床就受不了喽。”

一阵爆笑。马厅长也弯下了腰。

此刻,已是暮色苍茫。马抬眼望去,只见窗外一幅饕餮图案的酒幌,被底灯照着,明亮地晃动。再仔细一看,居然是一张完整的果子狸皮做的。而那漂亮的面部,额头上有一颗醒目的心形。

“杨老板,那张皮子咋回事?”

“哦,大厨二狗子抓的果子狸。叫狗子过来!”

狗子溜溜地跑了出来,手上还裹着纱布。竟然是前不久撞车的摩托手。

两人哈哈笑着握了握手。原来,那日狗子返回去,见果子狸跑了。估计藏在附近,就设陷阱重新抓获了他们。“妈的,正抓小的往笼子里放,老的一口咬了我的虎口。小畜牲乘机逃窜了。”“留个生路,也算善举吧。”马厅安抚道。

突然,女服务员一声尖叫。只见一道短小的身影,嗖一声窜上流觞餐台,又是一个转身直扑狗子的脖子。果子狸!狗子也够敏捷,侧身一巴掌将它打回水渠里。果子狸一扑通,一碗全蝠汤倾翻了,油水顿时飘满水槽。那小东西一跃又打翻了燃烧的蜡烛,那纸船、菜汤、油蝙蝠,便腾地窜出了火苗,转眼之间,水槽变成了曲火流觞。

一身冒火的果子狸,跳下地来。众人纷纷躲避,它径直跑进了厨房间。

“抓住它!”涛哥大喊着跟了进去。

一片乒乒乓乓的碰撞声,突然又一声爆响。随后火焰夹杂着浓烟喷放出来。马厅长,吉博士等人急忙逃出来。

饕餮城的消防措施,看来没有任何作用。火焰很快扩展到外面的野味市场。岂知外面防火更差,风助火威,火涨风势。一时间,人哭鬼嚎,烈焰冲天。

很多人看到一大一小两股黑烟,盘旋着飞入天际。

稍后不久,萨斯全面肆虐。

马厅长周围的人,几乎全部中镖。唯独他一家安然无恙。

中国日报2020-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