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一尘 (2019-03-01)原载: 《中国日报》2019-03-15

王书林、李萍夫妇要为两个大龄青年介绍对象。今天的主人公是书林研究所的同事向麟和李萍学校的老师常馨梓。蔻珠是书林的老邻居,两家是世交。蔻珠又是馨梓H大学里的挚友。蔻珠为馨梓着急,请李萍帮馨梓介绍男友。

向麟三十七岁,北大高才生,因被定性右派在劳改农场关了三年,又在文革中被隔离两年。他除了读书做科研,很少接触人,人生大事也耽误了。馨梓二十六岁,那个时代属于大龄姑娘,家人盼她早有归宿。

向麟提前来了。李萍赶紧介绍馨梓,她是个有内秀的女子,性格温柔和善,教学也非常过硬。

六点,馨梓和蔻珠到了。她们着装朴素,蔻珠一身蓝衣服;馨梓一条蓝裤子,一件绿军装。蔻珠外向热情,馨梓则内向柔美。虽然大家初次见面,但知识分子一见面,共同话题就很多。他们谈到中国的卫星、中苏关系,也谈到科学艺术。蔻珠落落大方,和向麟交谈得多。馨梓只是淡淡地微笑。向麟谈起一位欧洲艺术家的窘迫生活和他精湛的作品,馨梓问:您说的是梵高的向日葵吧?向麟颇为惊异道:是啊,你也喜欢他的作品?馨梓微笑道:非常喜欢,有时候还会临摹。向麟好奇地问:你不是教语文吗?馨梓说是的,但她父亲喜欢画画,从小耳濡目染,闲时也喜欢画。向麟见蔻珠没有这方面的关注,就转移了话题。三个小时不知不觉过去了。书林李萍把他们送出门外,三个人一起走了。

书林李萍都觉得向麟和馨梓合适,应该有戏。

一周后向麟来到书林家。出乎意外,他喜欢蔻珠,希望和蔻珠交朋友。蔻珠是党员,厂里重点培养的对象。由于政审不合格,她先后放弃五次找大学生男友的机会。蔻珠最终的男友是技校毕业生,老实厚道,家庭出身好。李萍讲完,向麟还是坚持请李萍向蔻珠表达。

蔻珠听完李萍的来意,婉然拒绝了。向麟是摘帽右派,进过劳改队,和她不在一个政治层面上。蔻珠转告了馨梓,向麟不打算和馨梓相处。因为是好友,又把向麟对她示好也坦诚地告诉了馨梓。馨梓听后微笑道:人是缘分。其实馨梓挺喜欢向麟,他的博学和对科学的执着给她留下难忘的印象。

一年后的春节,馨梓回江苏老家探望外婆。火车上,她意外发现向麟在她几排远斜对面的车厢。她拿出一本书读起来。十多个小时的行程,向麟没有发现她,一直在聚精会神地思考,在纸上写写画画,直到终点站。馨梓对他愈加敬仰。

又过了半年,馨梓的父亲因癌症住院手术,居然和向麟住同一个病房。向麟因胃溃疡住院。他提出了量子叠加对量子纠缠产生影响,在量子物理方面又做出新探索。他偶然和馨梓谈起量子理论,她只是静静地倾听,偶尔提一个颇为敏锐深入的问题。馨梓对父亲无微不至。向麟觉得她的微笑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每天,向麟开始莫名其妙地盼望她出现,她的到来令他心跳加速。偶尔,馨梓眼睛里闪过一束火苗,但随即就消失了。向麟耻于表达,馨梓似乎也在回避他……

二十五年后,中央美术馆举行“追梦”主题作品展。向麟在一幅油画前停下脚步。画面上一个中年男人坐在火车上,手心向着星空。他瘦削,面部却异常柔和。他手中升起一串蓝色的音符,飘向浩渺的夜空。而另一串波浪形的符号正从远处传来,渐行渐近……作品的标题是“不均衡的量子纠缠与叠加”。送出去的蓝色符号像宝石般圆润,而传回的符号却单调而微弱。主人公的侧影非常清晰,是向麟。是谁,这样了解自己,画了这幅画?那个火车上思索量子的晚上,被这么准确地记录了?向麟细看作者的名字:常心。常心,平常之心?抑或——一个名字猛然跳出来:常馨梓。怎么会呢?!他们没有任何表示,也多年没联系了。难道是出自那个沉默寡言的女子?那个自己在选择栏里轻易一笔勾掉情缘的女子?!此时,馨梓淡淡的微笑的记忆象晚潮一样,汹涌澎湃地向他袭来,让他不自觉落泪。他擦去眼角的泪痕,久久凝望着油画,火车的车窗,夜幕里灰暗的星空和遥远的群星……作品太富有激情了!

馨梓匆匆赶到美术馆,来学习借鉴其他画家的作品。这是“梦想”主题展的最后一天。她经过自己的作品时,看到一位男士停留在那里。他摘下眼镜,细读作者姓名,又带上眼镜久久凝视画面。馨梓很想知道这位观赏者怎么看自己的作品。她等了一会儿,礼貌地从侧面走近这位先生。 “您好,先生!”

向麟转过身,看到一位身穿藏蓝色连衣裙文静的女子。没错,是馨梓!“真的是常老师吗?!您好!”向麟声音颤抖。

“向工?!遇到您,真太巧了!”馨梓局促地伸出手,向麟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泪花在眼眶中打转。这个不知道哭的男人,一下子脆弱了。

残雪还留在路旁,馨梓和向麟沿着长安街向汽车站走去。他们谈起了后来的这些年。向麟二十年前调到北京中科院工作。馨梓放弃了这段感情,刻苦学习。77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恢复高考后北大的第一届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

向麟没好意思要馨梓的电话。她那么优雅,眼睛那么美,微笑那么安静恬淡,她是一个完美的女子啊!上帝把她送到向麟面前,当时他却没有认出这份上帝为他准备的礼物。她两次在向麟的生活中悠然一闪,就象天上一颗遥远的星星,留下无与伦比的流光,然后悄然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