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路风

渥太华的四月,虽然大地在白雪皑皑的景致中悄然变绿,零下二度到九度的日常气温,人们依旧冬装在身。五月初,如果您将菜苗移植到户外的菜地,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将会被风刀霜剑收割。是春冻?是春寒?还不如说四月仍然在冬季中。

但是,户内小艺术家们的绘画创作,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每年一度的加拿大国际儿童艺术节,八月份在多伦多举行。四月,我们便迈入万物复苏,活力四射,情绪高昂却又是严肃认真的创作时期。

一些谨小慎微的大人可能会觉得,小孩才学画几天,线都画不直,形也画不准,哪能就搞创作参加比赛了呢?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国内的高校任教。绘画基本功教学与创作练习的安排,在低年级时一定是前者比例大过后者。对仍然在打基础的学生,断然不敢提及创作。万一学生们画出一些四不像的东西,谁负责?当老师的备感心理压力,不会贸然做出反常规的安排。

九十年代初,我游历欧美至今,目睹当地的学校教育。虽然在课堂里不进行绘画技巧的传授,可是,在全开纸上挥毫作画,尽情涂鸦,孩子们从幼儿园开始便可以随心所欲。如果我让这些孩子接受一些绘画技巧的训练,他们是否就能够画出既有创意又有欣赏价值的如意作品来呢?

随便拿几幅学生的作品出来读读,了解一下在渥太华长大的青少年的思想和绘画创作的情怀,便可从冰山一角,看到他们是如何的普通,却又是如何与众不同。

我们围绕着去年艺术节规定的主题“花”来进行创作。

纵观花的世界,玫瑰多姿多彩,红似火,粉似霞,白得淡雅。牡丹花雍容富贵,桂花十里飘香,菊花傲然屹立,梅花有姿有态。桃花娇嫩欲滴,紫丁香如繁星点点。水仙花冰清玉洁,亭亭玉立,石榴花如团团火焰。

而同学们是如何用花来构思成一幅作品的呢?

作品名称《她是我的花》,是12岁女孩Janine的绘画创作,她在作品简介中写到:“孩子是母亲的花,因为父母养育并帮助孩子长大,就像     园丁养育花朵一样。‘孩子是母亲的花’是一种生活哲学。如何将孩子们培养成美丽的花朵?如果培育不当,就会枯萎。 在我的作品中还隐藏着许多其它具有意义的细节。”

再看13岁,7年级学生Lesley的作品《交织》,其创作思想是:“只要你的心脏跳动,你就活着。 一个人的心在某些方面代表着他们的幸福,因为它在我们的生活中是多么重要。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的每一个部分都会发生变化,包括你的内心。 在我的绘画中,我用人的心脏来代表一个人的生命,从动脉和静脉中绽放出来的花朵是我们年轻的象征。 它们美丽而多彩,展现了我们生活的黄金时代–我们的青春。 只要你的心脏跳动,你就活着,但只要花朵绽放并在其中茁壮成长,你的身体也会蓬勃发展。”

《一朵花的含义》是17岁同学Mary的作品。她认为:“给予、接受和放置鲜花,都可以有各种含义: 消极或积极,快乐或悲伤。一朵花可以表达千言万语。”

看到以上的作品介绍,结果是否出乎大家的预料?我们是否低估了孩子们的创作能力?是否想象不到在青少年稚嫩的心灵里,装载着多么宽阔的世界?

他们突破传统意义上人们对花的认识、理解和欣赏。从人性、情亲的角度,从快乐、伤感的角度,从人体旺盛衰竭的角度,来表现和描绘出常人眼中美丽的花朵。

我觉得,人们的创作能力与生俱来,没有发挥出来,那是被谨小慎微的担心关闭起来了。

六年前,艺术节暨国际儿童艺术交流展在北京举行。主题是:“舞动绿色,畅想未来”。在百多幅绘画、书法作品里,包括了我们学生创作的无一雷同的29幅绘画作品,受到参观者的关注和喜爱。主办方负责人来函告知:“你们的作品在中国非常受欢迎”

各路官方媒体报道了展览消息,撰文《“中加儿童艺术展”助提艺教文化内涵》。

陶行知教育基金微梦基金的秘书长在展览开幕式上说道:“在中国,寄希望于艺术的人很多,但是真正因此改变的人却寥寥。因为,我们的艺术偏重素质传授,忽视了保护儿童天马行空的艺术天性。艺术需要天赋和激情,公益需要爱心和热忱……”

弹指一挥间,六年过去了,各地的美术教育理念有了长足进步。去年,艺术节收到了超过千幅绘画作品参赛。我们同学的表现仍然如同艺术节主席先生所言:“你们的成绩这么多年来一直名列前茅”这与同学们的努力和家长们的支持紧密相连。

事实证明,在绘画基本功的训练中同时进行绘画创作,在创作中学习绘画,在绘画中锻炼创意,是行之有效的。

今年艺术节的绘画创作,小艺术家们正在摩拳擦掌地做热身准备,无论作者绘画的资历深浅,都可以享受创作带来的快乐和满足。

四月,是耕耘的季节,是创作的季节,是激情绽放的季节。我满怀喜悦地准备器皿,来装载存放八月份的瓜熟蒂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