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路风

一个偶然的机会,促成我决定于今年初夏踏上波罗的海的旅程。顺道,也有意落脚丹麦哥本哈根美人鱼铜像前,品味家喻户晓的安徒生童话故事《海的女儿》的写实意义。

91年,初出国门前往荷兰的第一站转飞机,就是在哥本哈根。在候机室里遇到一位圆眼、圆脸的小女孩跟随母亲旅行。其年龄与我的女儿一般,瞬间掠过的怜爱之情让我们留下了合影。那时,机场里没见美人鱼铜像。

这次前往爱沙尼亚首都塔林,仍然在哥本哈根转机。在通往下一个航站楼的通道里,一座被阳光洒满全身的美人鱼铜像,在寂静的走廊里闪闪发光。远看恬静娴雅,悠闲自得;走近这座铜像,您看到的却是一个神情忧郁、冥思苦想的少女。

此时,旅客不多,寥寥几人也停下脚步来抚摸美人鱼,相拥合影。仿佛要传递一种鼓励的力量,一种善良的认可。

我围着小人鱼转圈,从不同的角度端详她的造型,品味她的线条,享受光线在她的肤肌上呈现的节奏和色彩,揣摩安徒生创作《海的女儿》时的情绪,雕塑家在塑造人物时的拿捏。我帮助推童车的母亲拍照,她也为我和小铜像留影按下手机的快门。

这个意外的收获,宣布原计划最后一站才去瞻仰美人鱼的安排,提前到来。但是,这是闻名于世,由丹麦雕刻家爱德华·艾瑞克森创作的美人鱼铜像吗?不知道。无论如何,前往哥本哈根市中心长堤公园,一睹丹麦的标志性雕塑,美人鱼铜像的初心是不会改变的。

从哥本哈根转机前往爱沙尼亚首都塔林。这是一座拥有现代科技与中世纪城堡建筑和北欧最好的艺术博物馆的美丽的小城。人口40万。

从宾馆的窗口眺望,欧洲最具代表性的色彩,橘红色的屋顶鳞次栉比地拥簇着尖顶、圆顶的教堂,镶嵌在蓝天白云里。白色的海鸥划破长空,在橘红色的乐章里,谱写着晨曦里、暮色中白色律动的音符。看一眼,我便坠入这童话般的世界中。

三面环海,清风徐徐。爱沙尼亚森林覆盖土地面积47%,塔林被誉为世界上空气最好的“洗肺圣地”,确实不是浪得虚名的。

我在塔林爱沙尼亚国家剧院观看了现代题材的音乐剧,和古典题材的芭蕾舞,被其艺术创作和世界一流的表演技术所满足。票价分别为:35欧,27欧。十分亲民的价格。

波罗的海最大的艺术博物馆,2008年被评为欧洲最好的博物馆,KUMU博物馆的门票也仅是8欧元。周一,我步行1个小时到达这里,遇到博物馆休息日。周二我再度步行到此,逐一阅读画作,一呆就是大半天,心满意足地品味这丰盛的艺术大餐。主要展品包括十八世纪以来的爱沙尼亚艺术作品,苏联时期(1941-1991)作品。既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风格作品,也有非正式风格作品。

塔林的大街小巷,遍布着无数的美术馆。园林雕塑,各式各样。

艺术文化生活的气息,弥漫着塔林的一草一木。

爱沙尼亚在1994年加入北约,2004年加入欧盟,2011年加入欧元区。由于其高速增长的经济,资讯科技发达,爱沙尼亚经常被称作“波罗的海之虎”,世界银行将爱沙尼亚列为高收入国家。

波罗的海之旅,自然离不开对食物的品味。

在塔林老城,老市政厅里一家名叫IIIDRAAKON小餐馆用餐,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写这篇随笔的冲动,源于在这里用餐的新鲜感。

第一天到此,人满为患。因这家餐馆里有一间厕所,游人排队上厕所占用了一定的空间。第二天路过这里,游客不多,便走了进去,选择临窗的桌子坐下。
服务员头扎白布头巾,身着白衣红裙,体态丰润,一副和蔼可亲的欧洲地方民族大妈的形象。

柜台旁,挂着一串土红色的陶罐。碗,是用黄色的土烧制的,如同砂锅。
餐馆里没有电,点着蜡烛;没有刀叉勺,用纸包馅饼,双手端着粗制的陶碗喝汤,用竹签串着肉肠吃;自己动手,用一米长的鱼叉,叉浮在水缸里面的黄瓜。因为光线暗,看不见黄瓜的具体位置,全凭灵感靠运气,叉中率50%。我一叉即中,绿油油清脆爽口的黄瓜口感举世无双。免费。

先生拿着大妈递过来的,缺了口盛着两根肉肠子的碗问道:”这个碗烂了,可以换一个吗?””这碗还可以用!”大妈笑着回答。

返璞归真,勤俭节约,中世纪波罗的海人们的生活情调,给人一种新的看见。
离开餐馆半个小时后,我发现帽子不见了,立刻回头。大妈乙带领我在黑暗的餐馆里寻了个遍,没有!正准备出门时多了一句嘴,问了一声大妈甲。“帽子在这里”大妈甲从窗外的强光投射进屋里高高的窗框上,拿下了一顶我的帽子。失而复得的激动,令我脱口而出:“我会把在这里的看见告诉我的朋友,让他们来品味你们的特色佳肴来体会你们的友谊。”

旅行的最后日子,从塔林启程途经拉脱维亚的里加飞往哥本哈根,去瞻仰位于市中心长堤公园的美人鱼铜像。

波罗的海拾零,丰富多彩,艺术品位耐人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