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空谷

公司的Zoom Meeting,同事麦克尤穿着如往常一样的正装衬衫出现在镜头前。然而,没过一会儿,老那就看到有个女同事羞怯地捂着嘴,一阵强忍住的笑声从屏幕上传来。他再次打量屏幕,老那把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全都喷了出来,电脑屏幕瞬间惨不忍睹地像刚刚冲了淋浴。只见麦克尤的镜头里晃着一抹鲜红。镜头里麦克尤正装下面居然照到了他穿着鲜红的底裤和两条毛茸茸的腿。老那急了,顾不上擦拭喷了茶的显示器,赶紧给麦克尤发了一条私信,“兄弟,赶紧穿上裤子!春光乍泄了!!!”接着老那看到麦克尤的镜头屏蔽了画面,片刻后,麦克尤的镜头重新打开,红色底裤不见了,老那这才放心地一笑。一条私信闪出“谢谢你及时提醒!这大热天在家干活,穿上脱下衣服怪麻烦的,今年本命年,穿上红裤头辟邪的,疏忽大意了。”

“干啥活需要你穿着这么暴露啊?”

“你等着,一会儿开完会告你!”

自从今年春天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老那和麦克尤所在的公司为了抗疫转为了在家上班。每天公司的网络会议上,老板会挨个儿问问大家都还好吧?这包涵两层意思:1. 没人染上新冠吧?2. 大家精神上还没出毛病吧?

这天网络会议结束时,作为会议的结束语,老板郑重其事地告诉大家:公司的人事部门在疫情期间可以为员工提供心理疏导,有需要的可私下联系。

疫情以来,老那平时只要一说起家里需要什么,那婶儿早早就把需要买的东西全网购了,老那没任何理由出门,这每天闷在家里不能出门,真的快疯了!

会议一结束,老那家里的电话响了“想不想知道我在干嘛活了?”麦克尤那带天津口音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不一会儿麦克尤发给老那一条短视频,然后颇为自豪地从屏幕那头问老那:“看看咋样?”

老那仔细地看着麦克尤发过来的视频,带着扶手的枣红色的橡木楼梯缓缓拾级而下,展现在眼前的是一间宽敞的大厅,青灰色调的墙壁,挂着几幅印象派的油画,带浮雕的吊顶上,几盏吸顶灯射出了柔和的光束,左面墙上整个墙壁是一面镜子,右面是一个吧台,伞型的吊灯从天花板上垂吊而下,灯光笼罩了整个大理石台面。接着镜头给出了靠卫生间的墙壁上一个壁柜的特写和带淋浴间的卫生间,淋浴间里立着一桶油漆和一把刷子,几条木板慵懒地躺在地面上。与楼梯同色的枣红硬木地板显然也是刚刚铺好了的,透过木板上的花纹,似乎都能让人闻到木质的清香来。

“你家刚刚装修了地下室吗?你真够心大的,这疫情期间请人装修多危险啊!”老那有些替麦克尤担心着急了。

“哈哈哈哈”视频那头麦克尤大笑了起来。然后不无得意地说:“这是我自己一个人装修的。够专业吧?”

“啊!你自己装修的地下室?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这疫情把人圈在家上班,不搞些事情,真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我家地下室一直没装修,这不给公家的活儿干完,剩下的时间就是干自家活儿的时间了。很有成就感啊!”

“真有你的麦克!太专业了!”

“我上瘾了!想不想过来看看我的杰作?快完工了。”

老那笑道:“想啊!你太太不介意吧?”

“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恨不得让人天天来我家参观呢。你记得戴上口罩就好。”

“好嘞,那一会见!”老那放下电话,心中一阵高兴。

有了正当理由跟那婶申请出门去麦克尤家,老那心中一阵窃喜。像出笼的鸟儿一样,开心地一踩油门一路向麦克尤家驶去。

自从参观麦克尤家地下室回来后,几天来老那心中痒痒的,像猫爪挠着似的,接着开始琢磨自家可有类似麦克尤家的工程可以试试。地下室在买房子时就装修好了,这地下室是没戏了。硬木地板也是搬进来就铺好了的,也不用再搞了。老那把眼睛望向了屋外,后院!对后院还有可以上马的工程可干!想到了那婶以前时不时就说谁家后院的阳台如何如何漂亮,老那眼前一亮,想象着白天在阳台上和那婶坐着摇椅观赏开满鲜花的后院,晚上抱着吉他与那婶看着星星,再合上一曲,这是多么浪漫的事儿。老那决定现在是自己去满足那婶心愿的时候了。

渥水村对于建阳台是有规定的,如果面积超过10平米,高于2.4英尺的阳台必须申请市政府审批。这疫情期间估计这一申请过程会很慢。而老那不准备建大于这个尺寸的阳台。打了个擦边球9.8平米,这尺寸足够大了。

老那开始设计后院的阳台。测量、画草图、YouTube上看视频学习、网上准备工具、找材料这一系列的事情让老那废寝忘食地用了整整两周。也不再有时间去想着怎么跟那婶找借口出门了。终于在网上订好了各种工具、材料。疫情期间当然都是选择送货到家的服务了。

老那开工了,第一件事是挖坑打地基。地基其实是最难做的,打洞地底下石头很多,老那光着膀子干了一整天,汗水擦了又滴下,边干边想到了那天麦克尤公司网络会议时的情景,不由得又是一阵大笑。是啊,这抗疫工程是没法儿穿着衣服干的。挖石头这活很枯燥,进展很慢。太阳落山的时候终于把几个洞挖好了,边上堆满了挖出来的大小石头。接下来几天灌水泥、立柱、架梁、上板、装饰、油漆,一步步完全按照操作规程施工,每个环节,甚至每颗钉子都没有丝毫的松懈和马虎。一个自行设计、自行制造的、全新的阳台一天天在变样,眼看着就建起来了。与此同时老那更享受的是,那婶的各种的温柔体贴,一会儿冰糖绿豆汤端过来,口中不停地说着:“歇会儿,歇会儿别太累了。”一会儿给他扇扇扇子,一会递把热毛巾。不时拿手机给老那的工程拍拍照,不停地赞赏一下:“干活的男人最帅!”狗狗那明和那婶天天就围着干活的老那转悠着,而这段家中的伙食可堪比星级餐厅了,各种菜系应有尽有。这让每天干活的老那幸福无比。人事部门心理疏导?这哪里还用得着啊。自己建阳台这一项抗疫工程给老那带来了无限乐趣,老那心里象喝了蜜一样,累并快乐着。暗自琢磨着,干完这个工程,家里下一个还有什么工程好干呢?

原载:《中国日报》2020年1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