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 | 路风

医务人员为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治疗,护理,使得病人能够痊愈出院。医生认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是他们的常规工作,平凡的工作。病人在疑难杂症中经过治疗后痊愈出院,获得新生,认为是医生给了他的第二次生命。

观察的视角,在医生这里看似平凡而普通的工作,在病人那里结出的是伟大的果实。

视角,在摄影、绘画、写作等文学艺术创作里的运用和选择,同样具有异曲同工的效果。

清晨,在荒郊野岭,杂草丛生的野地里行走。空寂而平淡,空旷而孤单。当你把手机的镜头朝下,插进脚下那再也普通不过的草丛中,用微距技术拍摄。圆润丰满的露珠,晶莹剔透恰到好处地挂在干枯的淡褐色草叶,和正在生长的绿色草叶相交的十字架上。色彩效果仿佛像人生的缩影,从青春到枯竭。从地面的平淡到脚下的喧嚣,揭示生命的张力。太阳出来将露珠化成露水滋润大地,此刻的镜头和画面定格在不可复制的瞬间,世界上独一无二。线和面的对比,曲和直的对比,成为美的基本条件。倒挂的露珠竟然能够由两枚互不相干平直的叶子四平八稳地相拥入怀。我的手机微距摄影《生长在平凡的地方》于二零一六年八月在500px.com,某画廊作为最喜欢的摄影作品将其收藏。

诗人朋友紫薇写道 : 挂在平凡的地方,也可以很卓然。一滴露珠,隐入最优雅的美。那是你,含蓄的娇妍,在静悄悄地开放,无意中让我目炫,心随丽影动。如诗如画如梦幻,思绪万千,柔肠百转,从此跌入无边的牵念。  

普通,平常,微乎其微,摄影的视角可以从平凡中领略到不平凡。不需要珠光宝气,也不需要乔装打扮,大自然里便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

视角对于绘画创作也同样有着重要的意义。一幅静物写生作品的创作,起步于静物器皿的组织。我们围绕着主题去寻找物件。音乐器件,体育用品,学习用具,鲜花盆栽,都可以成为静物写生创作的主题。购买这些物品需要一定的开销,因此,我更倾向到一元店里去寻找静物写生的用品。从最经济的物品里描绘出独具魅力的艺术作品。平凡和伟大在这里可见一斑。

下面我们用几幅作品来解读视角在绘画创作里的运用,他们是中小学生,来自于加拿大渥太华的绘画业余爱好者中。

二零一八年第十六届加拿大国际儿童艺术节绘画比赛的创作主题是“花”。这是历届比赛看似让同学们最容易进入主题的创作题材。一年四季各种花卉,家庭培育、野外生长的品种抬头不见低头见,人们随手都可以画出几种花卉来。然而,从怎样的视角切入进行绘画创作,才能够取得不同凡响的艺术效果呢

 六年级学生毛甄妮同学的构思令我至今还记忆犹新。她认为,孩子是母亲的花儿,因为父母养育和帮助孩子渐渐长大,就像园丁养育花儿一样。 “她是我的花朵”是一种生活哲学,如何将孩子们培养出美丽的花朵?如果养育错误,就会枯萎。 在艺术中还隐藏着许多其他具有意义的细节。她给自己的作品起名为《她是我的花》。

高中生王玛丽同学,从正反两个方面的视角去研究《花的含义》。她认为,给予、接受和放置鲜花,可以有各种含义。消极或者积极,快乐或者悲伤,一朵花可以表达出千言万语。唯美的画面,和正反两个方面的视角将她的作品展现在艺术节最显眼的位置上,荣获第十六届加拿大国际儿童艺术节金奖。

二零二零年初始,传染

性新冠病毒在世界流行。三月中旬为了保持社交距离,保护自己,保护他人,阻止病毒传播,学校开始停课。九年级的小裴同学用素描的形式创作了《出于恐惧》参加二零二零年“社交距离展”,被加拿大艺术家联合会选中,于四月十号到四月三十号在艺术家网和联邦画廊网站上展览,标价$150,获得$500奖金。作品成功出售,所得款项捐献给渥太华总医院购买抗疫医护用品。

小裴同学在递交《出于恐惧》她的绘画作品参加展览时写到 : 仇恨和恐惧随着新冠病毒传播。现在,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受到社交媒体传播的错误信息的伤害。这令人心碎,尤其是在需要人类真正团结成为一体的时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是最民主的病毒。它无关您的种族,性别,宗教信仰,年龄等。作为一个年轻的中国移民,我深有感触,我对所有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深表同情。在我的作品中,一名亚裔妇女戴着“病毒勿入”口罩挺身而出。作品提示人们,凡事遇到不公正,要敢于站出来,成为黑暗中的光明。

平凡的视角如何不会结出伟大的果实呢?

原载 《中国日报》2020年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