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婶在一家私企上班当会计。她老板绝对是一个爱狗协会成员,他有一特别的雇佣员工的习惯,就是所有面试他都会带上他的狗狗,然后观察应聘者对狗狗的态度。如果喜欢狗狗的他一般都会再往下进行面试,否则就对应聘者完全没了兴趣。他自己有一套理论:爱狗之人必然是有爱心的人,而且责任心很强。这样在工作中就会很负责任。那婶当年被面试的时候,居然一进门老板的狗狗就主动跳起来和她打招呼,大尾巴摇着,而她也迎合着狗狗不仅拍拍头,还伸出胳膊抱了抱狗狗,喜爱之情跃然面上。她的面试自然是极其顺利,和老板就工资的讨价还价也没费什么周折。

自从儿女们离开家到外地上大学后,那婶就跟丢了魂似的难受。以前儿女们上学前放学后忙忙碌碌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冷清下来。老那不爱说话下班回家除了吃饭,就在电脑上一晚上码字,写些东西,不时发给报社。他睡前会在自己创建的文学爱好者微信群转转,和自己的粉丝,同好们聊聊文学,打发睡前的几小时。那婶儿开始感觉到了孤单,渐渐地开始忧郁,她不知该如何面对只有她自己和老那的日子。

这年开春,那婶突发奇想:这年龄再养个小三不太现实,不如抱回家一条狗且当作孩子养。这念头一闪出,就越发地不可收拾。在图书馆翻了一大堆狗狗资料后,她看上了一种叫黄金猎犬的狗狗,看着资料介绍这种狗是最聪明的犬类之一,她决定就养这种狗。她跟她老板询问了一下去哪里可以买到从小就喜欢但没机会养的狗狗。立刻行动开车几十公里到郊外的农场看看狗狗。这里的小狗仔毛茸茸的,一个个憨态可掬,看地那婶的心都化了,她喜欢的不得了。在狗狗群里那婶挑了一只跟她特别有眼缘的小公狗仔,此时她不顾出国后坚持了许多年的节约习惯,硬是掏了上千大洋把狗狗抱上了车,要带他回家。

这天老那下班回家,就听着那婶柔声细语地叫着”那明,明明”,老那好生不习惯,这种叫法也就是几十年前,跟那婶新婚燕尔,柔情蜜意,如胶似漆时听到过。今儿那婶是怎么了?老那有些激动……急急忙忙在门口换了鞋,没顾得上脱掉外套,就冲进了客厅。

进了客厅再一看,老那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那婶正蹲在一不锈钢盆子边忙活着,旁边是一只毛茸茸,胖乎乎,圆滚滚的小狗仔。那婶嘴里继续着”那明,来吃饭饭啦!我的小明明宝贝……”显然那婶不是在跟老那说话。老那愣了一会儿,明白过来了。他一时血往上涌:这小畜生居然用我的名字!他想跟那婶吵架,不许把这畜生叫成我的名字!那婶并不抬头,继续跟小狗仔细声细语呢喃着。老那无奈,想想今早上班出门前因为一点小事和那婶拌了两句嘴。那婶自从孩子走后,脾气越来越暴躁,血压也高了。老那常疑惑着她是因为血压升高导致脾气不好还是脾气不好导致血压升高,也许是到了女人特殊时期的年龄了。老那压压火,忍住了。

这天早晨临出门和老那拌了几句嘴的那婶本来是郁闷的,可到了农场看到这么多可爱的狗狗早把郁闷抛之脑后了,回家一路上想着怎么给狗狗起个响亮的名字呢。突然她被自己的一个想法逗地笑得前仰后合:老那的名字可以用来叫狗狗。”太好了!哈哈哈哈这主意不错!我把狗狗叫那明!”想想现在各种不称心的老那,如果可以每天对着狗狗叫那明……哈哈哈,那婶又是一阵抑制不住的大笑。她扭头看看副驾上狗笼子里的小狗狗,叫出了声”那明,那明, 我的小明明。”这以后一定会比老那听话多了,让他干嘛他干嘛。一想到自己会叫”那明给我摇个尾巴!那明给我作个揖!”那婶别提多开心了。

有了狗狗的日子,那婶的脾气渐渐好了起来,下班后的日子都在忙碌着那明。训练那明规律地拉屎撒尿,早晚出门遛狗,跟着上个狗仔训练班,周末拽上老那一起去狗公园散步,小日子又回归到和谐共处的节奏上了。老那一盘算:嗨,牺牲我一名字,迎来家庭的安定团结还是值得的,便忍下了当初的火气,由着那婶对着狗狗那明,那明地叫着了。心想:反正老伴多年也不喊我名字了,外人也都是老那,老那地叫,名字就由着狗狗一起分享吧。

随着狗狗的到来,那婶因儿女离开后的郁闷,渐渐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