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那,能麻烦您来停车场帮我看看车吗?我车启动不了了,我回不了家了!”一个略带哭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老那赶紧扔下手边的工作,下楼奔向了停车场。

停车场在办公楼的后面,早春三月,停车场周围仍然被一冬未消的积雪环绕着,虽然外面阳光明媚,但今天的风有些大。老那一出门抬眼就撞上了刚刚来单位两周的实习生许婷婷那双焦虑的大眼睛。许婷婷是个身高一米七的高挑女孩。后脑勺简单地扎着马尾,大眼睛总是带着微笑忽闪着。脸蛋白里透红,像个熟透的桃子。老那上前问道:“怎么回事儿,婷婷?”

“我车启动不了了!”

老那进了许婷婷的丰田卡罗拉车里,插入钥匙后往下一拧,居然车子毫无反应,再看看仪表盘,显示车门没关的指示灯亮着。他下了车来,四个车门挨个检查是否关好,都没问题。他转到了车后,发现后背箱居然是虚盖着的,没关严。嗯,毛病应该出在这儿了,车的电池耗尽了。

老那把自己的福特越野车启动了,从后背箱拿出了电池对接线,把自己的车徐徐开到许婷婷车的对面,打开两辆车的前盖,把线两头的大夹子分别夹在每辆车的电池上。让许婷婷坐进自己车里,插入钥匙,嘿,车轰隆一声响了!许婷婷白皙的脸阴天转晴露出了笑容。两辆车大张着嘴,面对面停在那里,像春天里的一对恋人在接吻。老那让车都启动着,看了一会儿,没问题,然后把大夹子分别卸下,盖上两车前盖。叮嘱着许婷婷千万别熄火。等老那放好连接线过来,许婷婷突然一个大大热烈的拥抱环住了老那。老那猝不及防就被许婷婷这么抱着了,有些不知所措。青春女孩儿的气息直扑鼻中,老那的心脏突然扑通通地跳得厉害,人也有些异样的反应了。他拍拍许婷婷的背,声音不由自主地柔软着说道:“好了,好了没事了!快回家吧!”许婷婷连声道谢,挥着手,上了车开走了。

剩下老那呆在了停车场。这三月的早春下午,中年大叔老那就这么着与青春遭遇了。空气中上还留着许婷婷没消散掉的气息,有些好闻;胸前刚刚那份柔软的感觉也没有消散。老那有了些像酒后微醺的感觉。冷风吹来,有些凉。抬头看看树干,枝头上已悄然出现了点点的小绿苞芽;碧蓝的天空上,飞过一群北归的大雁。春天看来是真的来了。老那从这微醺中缓过来。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老那停好车返回了办公室。再想继续干活,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了。老那索性关了电脑准备下班回家了。嘴里轻轻哼起了斯特劳斯的《春天圆舞曲》“春天来了,春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