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海姆在德国位于莱茵河上游河谷的北部,是莱茵河和内卡河的交汇处。城区分布在莱茵河的右岸和内卡河的两岸。曼海姆同时也处于欧洲都市圈莱茵-内卡三角内,这个有着约235万人口的密集型都市圈,范围包括黑森州南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西南部、巴登-符腾堡州的曼海姆、海德堡以及莱茵-内卡尔县。与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城市路得维希港隔莱茵河相望。曼海姆是一座大学城,这座曾经的普法尔茨皇城如今也是欧洲都市圈莱茵-内卡三角(Rhein-Neckar-Dreieck)的经济和文化中心。

曼海姆宫(图源来自互联网)

虽说是大学城,而在我自己心中则认为他是热恋着ABBAsea Brown Boveri)这个大姑娘的一位宽厚的情人。到了夜晚,如果你漫步街头,你会发现整个城市到处都有他对自己情人张扬的示爱。ABB红色醒目的霓虹灯随处可见。如果你有兴趣下班后邀上三五好友,登顶曼海姆最高建筑物电视塔顶层的旋转餐厅,品着德国的各种啤酒,吹着大牛,俯瞰整座城市的夜景,此时映入你眼帘中的除了隔着蜿蜒莱茵河相望的路德维希港的巨型铁索桥和毗邻的著名古城海德堡外,全城星罗棋布的就是ABB这三个红色醒目的霓虹灯招牌了。

第一次来到曼海姆是因为一次工作面试。在即将结束与前一公司的合同时,满世界撒简历,疲于奔命在德国各城市间的面试中。曼海姆的ABB就是其中之一。

一大早从波鸿乘火车赶往曼海姆,面试时间是中午的十二点。我在将近十二点时赶到了一个有ABB大牌子的门口,和门卫说:我是来应聘面试的。把面试通知一递上,他看了看说:姑娘,对不起你走错地方了。眼瞅着就要到十二点了,我当时汗就下来了:这不是ABB?他说:是ABB,但是在曼海姆你能看到很多这样的ABB。你要应聘的,不是我们这个。看到我傻乎乎的愣在那里,门卫大叔好心地说:别急,这上面有电话,我帮你打个电话,这样就不会算你迟到如何?我清醒过来了。脑袋磕头捣蒜般点着答应了。没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了我未来老板彬斯先生的声音。我赶紧说:彬斯先生, 我已经到了ABB了,可是这个门卫说我走错地方了。他问:你在哪呢现在?我说:我在ABB大门口啊!他估计跟我扯不清楚让我把电话递给门卫大叔,没一会儿门卫大叔又交还给我,电话那头传来彬斯先生的声音:马小姐,您待在那里别动,我开车去接您。虽然尴尬无比的面试开场,但面试还是通过了。几周后的一个周末,我拎着一大旅行箱子第二次来到了曼海姆。找了家旅馆住了进去。第二天早晨去公司上班,部门里的领导和同事都特别热情,相互一介绍居然全部是从亚琛科技大出来的。见到这么多校友,那感觉仍然如还在学校里一般,亲切、温暖……

施拉普纳这个当时在全中国家喻户晓的名人就是曼海姆人。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的家也在曼海姆,周末如果去教堂的话,会在那里偶尔碰上去做礼拜的总理。离著名的海德堡每几分钟一趟的S-Bahn(城市区间列车)只要短短的二十分钟的车程。

在这里我曾创造了这一生不到两个月搬家五次的最高纪录;在这里我认识了国内甲级设计院的东北电力设计院的一群专家们,并有幸与他们一起迎接庆祝了香港的回归。在海外与国人一道庆祝这历史性的一刻,场景至今依然历历在目;在这里我遇到了我生平中两个最好的异国闺蜜米雪和夏娃。我们下班后一起做饭、一起逛街、一起聊天吹牛喝啤酒……在我过生日时,后来远在德雷斯顿的德国姑娘米雪会亲手做了生日蛋糕,坐几个小时的火车来为我庆生。在初登北美新大陆之时,当时已在英国伦敦工作曾在德国读书的波兰姑娘夏娃问我:你刚去北美,一定需要钱吧?我可以给你寄钱,我现在工作了!

写到一半时,夏娃发来邮件告诉我米雪现在居然和丈夫一起在她现在的科罗拉多家中。她们离我越来越近,昨晚跟我说要Skype。我在等待一会儿的视频。我们的结识缘于曼海姆,我们一起怀念着这座留着我们青春记忆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