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那牵着狗狗那明在小区里转悠,右眼皮一直跳。老那虽然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是那婶经常叨叨的“左眼财,右眼灾”还是会影响到他。这不,出了门右眼就一直跳,老那左手牵着狗狗,右手就按在了右眼皮上想阻止这不断跳动的眼皮。突然隔着两条街的邻居老武出现了,强行把老那的右手扯了下来,老那急着推开老武吼着:“老武你干嘛呢!”老武非但没理他,居然突然推了老那一把,老那四脚朝天重重地摔了一跤。这一跤摔得老那突然睁开了眼睛。四下一片漆黑,身边的那婶打着轻轻的鼾声,抬头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黑暗中红色字迹十分刺眼,显示着四点四十四分。

  刚刚梦里清晰的画面和桌上的闹钟让老那无来由的一阵沮丧。老那已经完全没了睡意,又不想打扰那婶的美梦,就睁大眼睛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发呆。最近总是在临晨醒来,再晚睡都影响不到目前睡眠的生物钟。这是否意味着就要长期这样缺乏睡眠了?昨晚关灯是十二点,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老那这么想着就烦躁了起来。这毛病是自从老武开始有规律周末一大早打电话起落下的,总是在三四点就醒了,再想接着睡,那概率几乎为零。想着梦里出现的老武,老那一阵沮丧。最近干什么事儿都集中不了注意力,还容易出现丢三落四的毛病。早晨对着镜子梳理头发时,一向让老那引以为豪的一头茂密的头发,白头发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今天拔一根,过几天就会发现新的。老那蹑手蹑脚地悄悄爬起,把家里的电话线拔了,这才松了口气,钻进被窝。

  不知什么东西热乎乎黏腻腻的贴在了脸上,老那拿手试图擦掉这不爽的感觉,睁开眼发现是狗狗那明正拿着大舌头在自己脸上舔着。太阳已经透过窗户冲着老那咧嘴笑了。一摸身边不知何时那婶已经不在身边起床了。狗狗把衣服叼到老那身边,大尾巴使劲地摇着。

  “测试老年痴呆:有一棵很高很高的椰子树,下面分别有四种动物:猩猩、人猿、猴子、金刚,爬到树上摘香蕉,你认为哪个先摘到?”那婶在早餐桌上笑嘻嘻地问老那。“猴子!”“哈哈哈哈,你答对了!……是不可能的!”那婶大笑不止。老那习惯地挠了挠头。那婶站在门口准备上班。“节日快乐!”那婶说。“今儿啥节啊?”再一抬头,那婶已经出门了。

  班上今天很忙,老那从进办公室就在电脑上忙乎着没停过手,忙完一阵,已经是快吃午饭了。他翻了翻手机。看到那婶发来一条微信。

“重磅!重磅!

超级重磅!

普天同庆!

就在刚刚,

特鲁多在渥太华国会山庄(Parliament Hill),向在场所有议员,正式宣布辞职了!”

哇,太好了!这不靠谱总理终于下台了。老那扭身兴奋地把这好消息告诉身边的同事马克:“特鲁多辞职了!”“你确认?”“当然,我太太刚刚发给我的消息。”马克冲他诡异地一笑:“大家都希望这是真的。”转身又埋头工作了。

午饭时,老那又接到那婶一条短信“市长刚刚宣布渥水村和北京直航了。”老那心情大好,今天怎么都是好消息啊!

下午橘黄色的夕阳透过车窗撒在下班回家老那的脸上,开着车回家,面前笔直的大路似乎一直通向遥远蔚蓝的天边,在这初春的季节,终于积雪开始融化了。到处都可以听到潺潺流淌着的水声。老那盘算着后院的菜地周末该整理一下了,各种瓜果蔬菜的苗可以育种了。

   一进家门,一股浓浓的饭菜香味弥漫开来,那婶在门里接过他手中的包“快洗手吃饭吧。今天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冬瓜,里面放了好多粉丝呢。”

“今天是啥日子啊?怎么尽是好消息?”老那夹起一块冬瓜,问那婶。“今天是四月第一天,四月来了!”那婶狡黠地冲老那挤了挤眼睛。老那终于恍然大悟:“今天是愚人节!好啊,芃芃居然敢从早晨捉弄我到现在。看我怎么收拾你!”老那有些气急败坏了。也顾不上爱吃的冬瓜起身就要去抓那婶。那婶哈哈大笑着,敏捷地闪身躲开。俩人围着餐桌追逐打闹着。“好了,好了不抓你了,快好好吃饭吧。”老那和那婶重新坐回饭桌,老那说:“我同事马克今天听到我告他总理辞职的消息,看着我表情怪怪的。我还想了老半天呢,原来是你在捣鬼啊!人家都知道,就我自己傻兮兮的。”那婶答:“这段看你总是睡不好,开开玩笑让你解解压,放松了吧?今晚肯定能睡个好觉。”“哼,捉弄我一整天,怎么赔我?”那婶说:“我今天研究了半天四月的必吃菜谱,回头每天给你做一个,保证整个四月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美味如何?”

四月来了,随着那婶每天不重样的美味天天摆上餐桌,老那的睡眠也慢慢好了起来,不再半夜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