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最美的珍藏,正是那些往日时光……”那婶正在全民K歌上和老那练习着《往日时光》,准备着合唱团的季度汇演。那婶偶然一回头,看到自己的妈妈竟然满含热泪地站在房间门口听着自己练歌。那婶赶紧停下,问道:“妈妈,您怎么了?”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说:“芃芃这首歌唱得挺好听的。”

“您喜欢我这就转您微信上,您自己听听人家专业歌手唱的,比我们唱的好听多了呢。”妈妈笑着点了点头。

妈妈把这首歌设置成了单曲循环,竟然在自己房间里听了一整天。那婶疑惑着这首极具俄罗斯风味的曲目为何竟然让妈妈如此感动。

妈妈此时的思绪随着歌曲的旋律渐渐地飘向了远方……

苏联专家波波夫正在给青年突击队的年轻工程师们建议着,各种可以改进目前平炉炼钢的方法,如何采用热装法和吹风熔炼法炼钢的可能性。这已经是连续第十五天大家在车间里吃、住、工作了。

波波夫是一个年轻俊朗的苏联援华炼钢专家,他一米九的高个子、高挺的鼻梁和蓝色的眼睛显得格外的突出。站在他边上做翻译的是刚刚从江南外国语大学毕业的女孩雯雯。与波波夫站在一起更衬托出她南方姑娘的娇小玲珑。

突然波波夫说出的一个词儿让雯雯卡壳儿了,雯雯脸急得通红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表达。

“富氧空气鼓风”一个声音从台下传来,雯雯投去感激的一瞥继续着下面的翻译。

午饭时,雯雯随波波夫一起到了专家食堂。她打了一份过油肉,告诉波波夫自己出去一下。她端着那一铝饭盒的过油肉跑向了普通职工食堂。看到已经和大伙坐在一起吃饭,刚刚帮自己解围的年轻人,雯雯把饭盒飞快地放在他面前,急促地说了一句“给你的!”没等他反应,她就飞也似地逃走了。身后响起了炼钢工人们一阵粗狂的起哄声和口哨声。

接下来的日子雯雯了解到小杜是厂里最年轻的工程师,归国华侨,还出席过全国先进生产者大会呢。小杜虽然在国外长大,但父母是雯雯的同乡,而他居然可以用家乡的吴侬软语来和雯雯交流。此后的雯雯都会主动来普通职工食堂和小杜一起吃饭,请教他一些炼钢专业的词汇,也给他带来专家食堂的特供午餐。

三个月的攻坚战终于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将每炉冶炼时间由过去的10小时42分缩短到4小时54分,大家高兴地欢呼雀跃,厂领导决定周末开个联欢会庆祝一下。也让这三个月来高度紧张的突击队员们放松一下。

夜晚的炼钢厂俱乐部的舞会上,姑娘小伙儿们翩翩起舞。波波夫走到雯雯面前“雯,能和你一起跳支舞吗?”雯雯欣然起身,此时乐池里奏响的是一曲慢三《在乌克兰辽阔的土地上》。波波夫边跳边对雯雯说:“咱们这么跳着,也跟歌里唱得一样像两棵美丽的白杨。”雯雯哈哈大笑着说:“不像不像!哪有在一起长大的白杨一棵参天,一棵这么矮小的?”

晚会结束时,小杜已悄悄等在了雯雯身边,跟雯雯说:“我送你回宿舍好吗?”

雯雯说:“好啊,我们一起走吧!”波波夫眼睁睁地看着他俩离开,心中一阵的落寞。

小杜和雯雯并没直接回宿舍,而是在厂区沿河的小路上慢慢走着。夏日的夜晚,微风轻拂,远处有手风琴拉着《山楂树》的曲子飘过来,俩人默默地走着,都没说话。他脉脉含情地看着雯雯,雯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羞涩地低下了头。小杜想跟雯雯说句:做我女朋友好吗?可是就是开不了口,此时远处的手风琴又换了一首曲子《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小杜不敢看雯雯,轻声跟着曲子唱着“我想对你讲,但又不敢讲,多少话儿留在心上。”再一次小杜鼓起勇气望着雯雯,雯雯目光清澈充满了期待地回望着她,小杜想借着这美好的月色跟雯雯说出一串的心里话,可张口出来的仍然是那首歌“夜色多么好,令人心神往,在这迷人的晚上。”雯雯苦等了一晚上,可他什么都没有说。把雯雯送到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分手时雯雯红着脸问:“小杜,你会唱《红莓花儿开》吗?”说完连再见也没说就跑回了家,留下站在门口的小杜激动得不能自已。

转眼到了秋天,一阵凛冽寒冷的秋风刮起,波波夫接到了国家撤出中国的命令:所有援华专家必须马上离开中国!临行前,他把自己所有的技术资料都留给了炼钢厂。雯雯一直陪同他做翻译到他登上火车。

他冲站在站台上的雯雯说:“我爱中国像爱我自己的祖国,并准备为她献出我所有的一切。我一生中的理想就是过几年再来中国,哪怕一个月也好。”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上世纪的六十年代中期,雯雯和波波夫失去了联系,当年的小杜成了雯雯的丈夫,一同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在遇到坎坷的时候,小杜总会给雯雯唱一首《红莓花儿开》。这种时候会让雯雯觉着仿佛世界上任何事物都不存在了,只剩下她和小杜两个人在一起的迷人夜晚。

“假如能够回到往日时光,哪怕只有一个晚上……”女儿和女婿仍在K歌上练习着这首歌,雯雯思念着两年前离她而去了天国的小杜,心里念叨着:是啊,哪怕只有一个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