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来晚了?”徐婷婷问。

“路上有点堵。”老那答道。

来单位实习的徐婷婷马上就要结束为期半年的实习准备返回学校了。她青春靓丽,像只快乐的小鸟,从第一次见到她,老那就被她青春的气息所感染,每天枯燥的办公室似乎吹来一阵清凉的春风,让老那每天对到单位上班有了种期待。这周是她在渥水市的最后一周了,老那说为了欢送她,请她看场刚刚上映的电影。今天提早下了班,约好了一起来看周润发主演的电影《无双》。选择周三下午场的电影,老那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是大部分的上班族还都没下班;二来村民们往往都选择昨天周二的半价票来看,这样碰上熟人的概率就大大降低了。尽管这样,老那还是等到电影院黑了灯,开始演各种预告片时才入座。与老那不同,徐婷婷早早就来到了电影院,在入口的小卖部买了大大一包爆米花,等着老那来了与她共享。而老那却迟到了。好在正片还没开映。

老那挨着徐婷婷坐下,半年来与徐婷婷这么近距离的并肩而坐还是第一次,徐婷婷身上那股特有好闻的青春气息又一次扑鼻而来,让老那感到一阵阵的晕眩。他有些想拉拉徐婷婷手的冲动,可又不敢造次,怕把在她心目中好好大叔的形象给毁了。这样心里就有些局促不安,随着电影情节的展开这感觉被银屏上的内容渐渐冲淡了。银幕上一阵激烈的爆炸声响过,老那感觉手臂被碰了一下,一看原来徐婷婷把喷香的爆米花袋子递了过来。两小时的电影就规规矩矩挨着徐婷婷看完了。暗暗琢磨着一会儿送她回家的时候还是会有机会握握手或者再拥抱一下。

这几天老那每天上班的路上,沿路都被色彩缤纷的叶子装饰着,似乎活在一个童话故事的世界里。周一吃午饭时老那问徐婷婷说:“这个季节是这里最美的风景季节,从外地来赏枫的人真是络绎不绝,你还没去看过枫叶吧?”

“哦,我马上要结束实习了,这几天都在忙着写报告呢,哪有时间去赏枫啊!”

“这样吧,把手边的报告暂时放一放,错过这几天的美景我敢保证你肯定会后悔的。这个周末我带你一起去看枫叶吧?”

“好啊!”

自从徐婷婷答应了老那一起去赏枫,老那悄悄激动了几天为周末准备着。研究各种网上的赏枫攻略。最费心的是准备路上的吃喝。周一晚上老那蒸熟了一锅糯米,自制了一大盆的酒酿,这样周末就可以带上酒酿当饮料了。周五晚上下班老那自己在家做好卤肉,发好面,周六早上四点半就开始烙饼子做肉夹馍的饼胚子。把已经有酒香的酒酿煮好,打了蛋花在里边,装进大号的保温桶后又放了红彤彤的枸杞在里面。给相机的电池充满了电,新买了大容量的存储卡。这一周是那婶回国省亲以来老那过得最忙碌充实的一周。

周六一整天老那带着徐婷婷在加蒂诺公园逛了一天,下午又赶到蓝海湿地公园走了那著名的栈桥。老那的佳能相机里除了枫叶美景外还装进了徐婷婷的各种摆拍。休息时看着徐婷婷吃着肉夹馍、喝着酒酿那个陶醉的模样,老那开心极了。

周末的好天气刚过,周一开始的绵绵秋雨淅淅沥沥下了两天,伴着瑟瑟的秋风把曾经染红渥水市碧蓝天空的红叶,无情地洗刷了个干净。树木只剩了光秃秃的树枝,雨水顺着树干哗哗地往下流着,似乎是不忍看着红叶被风雨摧残后的离去而泪涕滂沱。

从影院出来老那把徐婷婷放在了家门口,车没熄火,隔着车窗徐婷婷说:“老那,谢谢你!这半年有你这个大哥哥做同事我很开心。”老那嗓子眼有些发堵,但嘴里说出来的却是“谢谢上天给我这个机会可以为你这样聪明美丽的姑娘效劳,我也很开心。”

徐婷婷只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这半年来老那在生活和工作中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各种照顾,让徐婷婷竟产生了如家人一般的依恋。想到要和老那分手,很是惆怅。

老那冲徐婷婷摆了摆手,踩下油门,车徐徐开走了。没有拥抱,甚至没有握握手。从后视镜里看着徐婷婷并没马上进门,挥着的手也没放下,雨水把车后窗的玻璃冲刷得一片模糊,徐婷婷的身影也朦胧不清越来越小。老那漫无目的开着车在雨中缓缓前行,车里的音乐正放着旅韩华裔Daydream的钢琴独奏专辑《Dreaming》里的《Tears》,这曲子似乎是老那此时的心情写照。随着一场秋雨,那要发生还没发生的事情就让他们像灿烂的红叶一样随着秋风刮个干净吧。刚刚电影里周润发告诉郭富城的话也给老那极大的感触“所有能成大事的男人,都是为了女人。”周润发的爸爸对周润发如是说“放弃爱情的男人,没有一件事干得成。”老那思忖着自己既不是能成大事的男人,也不是干得成一件事的人。老那望向天空,此时西边天际上一片灰色中透出来一抹亮色,似乎老天爷哭够了,拿毛巾在脸上抹了一把,露出了惨白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