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斯大学二十岁的学生那萌,晚饭后背着双肩包,一蹦一跳地从食堂去教室上自习。扎在脑后的马尾辫也随着她的身体一起跃动着。突然她莫名地感觉到背后有双眼睛在窥视着她,她猛一回头,似乎瞥见一个黑影闪在了树后,她站下来,回头张望着,四下里静悄悄的,并没有人。食堂到教室楼需要经过一片树林,深秋的树林在落日余晖中色彩斑斓,通往教室楼石头铺就的小路在林子里蜿蜒曲奇,那萌继续前行着。这时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唐一鸣在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喂,萌萌你在哪儿呢?我已经到401教室等你了,快来吧!”“我马上就到!”那萌收起电话,继续向前走着,但仍感觉身后有踏步踩着落叶的声音,她再次回头看看,可是并没有人。这时一只小松鼠在她头顶的树上爬下来,直愣愣地盯着她,毛茸茸的尾巴和她头上的马尾辫一样随着小家伙的攀爬跳动着。那萌笑了,冲她说:“原来是你在偷看我啊。想跟我比比谁的辫子好看吗?”小松鼠转过身,灵巧地向树顶串去,消失在那萌的视野里。那萌继续快速地奔向教室。身后轻轻踏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那萌没再回头,想着一定又是那小松鼠在乱跑。

那萌的感觉没错,她身后是有人在尾随着她,看她进入401教室后,黑影在教室外徘徊了一会儿,发现401教室在教学楼的顶端,旁边是一个拐弯的通道,通道上摆了一排的自动售货机,黑影往机器里塞了几个硬币,机器里扑通一声掉出一瓶矿泉水,他打开瓶盖,猛吞了几口冰冷的水,感觉到凉凉的水通过冒烟的嗓子沿着食管往下流动着,缓解了些紧张。他叹了口气,隐身慢慢蹲在了自动售货机背后的阴影里。

长周末空空的401教室里只有唐一鸣,那萌一推门进了教室,唐一鸣仰头冲她灿烂地一笑。

“你怎么才来啊?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路上路过树林的时候,老觉着有人跟在我身后,长周末放假了,学校感觉空荡荡的,搞得我有些……结果后来发现是小松鼠。”

俩人一起复习着功课,三小时后又手牵手出了教室,直奔电影院。自动售货机背后的那个黑影又尾随而去,看到俩人买了票,进入影院,抬腕看看手表已是晚上九点半了。黑影慢慢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停车场,开门坐在驾驶座上开始唉声叹气。

女儿萌萌长周末前一天突然打电话来说不回家了,要在学校忙功课。这让老那感觉什么地方不是太对头。女儿是个乖乖女,自从两年前在昆斯大学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活后,每个长周末都会回家来和爸妈一起渡过,这是怎么了就不回来了?老那郁闷着。昆大离渥水市两小时车程,来回很方便,老那决定给女儿来个突然袭击,看看女儿到底有多忙。秋日的阳光洒在落满金黄落叶的路上,沿途两边五颜六色的树叶,让开着车的人宛如置身于童话世界般的仙境,可是老那的心情可没有这么美好。

女儿是老那的掌上明珠啊!从小老那在女儿身上倾注了所有的爱。冬天带她去滑雪,夏天带她去野营,平时各种课余活动,老那带着女儿学钢琴、画画、芭蕾、羽毛球。业余时间都放在了望女成凤上了。人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还真没说错,女儿跟他除了长得很像外还特别的亲。女儿离开家去上大学的时候,老那整整失眠了三个月才调整好女儿不在家的日子。

老那放心不下,没告诉女儿,自己偷偷开车来到了昆城一探究竟。他一直尾随着女儿。女儿这是恋爱了吧?那男孩似乎是渥水市东头老唐家的儿子,老唐跟老那是同一年从天津移民到渥水市的。想到这里老那心中酸楚的同时又有些许的欣慰。他启动了汽车,拐上了被夜雾笼罩着的401公路,一路上车里放着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老那不知何时脸上淌下两行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