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路风

鼠年的四月春寒料峭,风雨凄凄,新冠肺炎病毒周游世界,横扫一切,势不可挡。学校停课,公司关闭,员工们回家上班已经进入第四周。

夜,黑沉沉。

电话铃声清脆地响起。“你的微信出现问题”“你有一个包裹已经到期”,温蒂一天里收到三四次这样无聊的电话,懒得接电话已经成为了她的常态。这次,为了让电话铃声早点停止,她放下手中正在作画的铅笔,走到座机前拿起了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老师,我是安妮。”温蒂瞬间凝固,不是无聊的电话,是学生安妮。已经大半年没看见安妮了,是不是上大学了呢?学生来去自由,来了,走了,隔一段时间,又回来了。对于温蒂来说,有足够的修养和良好的心态来习惯这样宽松的教学环境,从来不要求学生一定要对她从一而终,至死不渝。所以,温蒂有多少位学生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安妮今天打电话来,有点出人意料。安妮拜师于温蒂,与她入学接受文化教育同步,起始于六岁。转眼,她就要步入高等学府了,从聪明灵慧的女童,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立志走向探索医学道路的青年。多少安妮学习时的故事在温蒂的眼前如同日历,一页一页地呈现……

“老师,我想送几个口罩给您。”送口罩?温蒂没有听错吧?!疫情当前,危难时刻,口罩是何等稀缺的贵重物品。到哪里搞得到口罩?二月份国家和个人支持中国抗疫,捐助了十六吨的医用物资。多少个月来市面上早就不见了口罩的踪影。且不说千金难买,一罩难求,就是物以稀为贵,能够从外地搞到口罩的人也是神通广大的人物。安妮是神通广大的人物吗?她只是一个社会关系简单,即将毕业的高中生。

“我要送给您的口罩是纳米口罩,通过在美国医院里的医生使用测试,效果很好。在众多医生被感染的情况下,唯有使用纳米口罩的医生无一人被感染。医生们每天洗涤使用过的口罩,多次使用,其透气性能仍然很好,没被感染。一个口罩可以用一个月呢,虽然不提倡口罩多次使用。”温蒂立刻阅读安妮妈妈发来的有关纳米口罩的研究资料。

纳米纤维口罩特性:超微空隙,完全隔离雾霾、油烟、尾气。物理过滤,不依靠静电吸附,有效期更长久。空隙度高,通气量大,呼吸阻力小,能有效防护PM2.5、病毒、细菌、尾气、飞沫和花粉。A级认证,国标最高防护级别。

“安妮,你是如何得到这么好的口罩的呢?还要送给老师。”温蒂边问边想,这种口罩在市面上的价格一定不菲。

“这是我爸爸近几年来的科研项目,是他给我们寄来的口罩。想到老师上课与学生打交道,为了老师的安全,送几个口罩给老师。”

说来话长。

安妮决定大学从医的学习方向后,高中课余时间到医院去做义工。照顾病人,为病人端茶送水,发送阅读书报。新冠肺炎病毒在世界上广泛传播后,本地的疫情也居高不下,医院就成为了疫情前线,医院的工作成为了高危岗位。亲朋好友都很担心安妮,劝其放弃这份到医院做义工的工作。再说了,安妮只是一个义工学生,多一个少一个没有关系。停课、停工后大家都宅在家里了,也只有待在家里相对安全些。安妮回答说:“这个时候,我们决定将来要从事医务工作的同学不去医院工作,谁去?”一个在加拿大成长起来的青年的情怀,具有强烈的使命感,代表着无数的学生医务志愿者们。疫情初期在医院工作没有口罩,安妮的三位同伴们相继感染,测试出病毒阳性。虽然安妮没有感染也被迫回家过上了与世隔绝的日子,封闭在主卧室里,妈妈每天煮好饭菜放在门口,用餐过后严格消毒,十四天后安妮才重见天日。结束隔离的日子,一切安全后,安妮又开始了去药店的工作。

在外地工作的科学家爸爸,寄来了高科技护身神器纳米口罩。安妮拿到了这些珍贵的物品,首先就想起了伴陪着自己成长的老师温蒂。

“老师,我们已经在前往您家的路上了。”

放下电话几分钟后,户外车道传来了汽车停车的声音。温蒂开门出来,昏暗的汽车里驾驶位置上,清楚地显出口罩雪白的轮廓。佩戴口罩的安妮打开车门,走下车来将塑料袋密封好的纳米口罩放在了离老师温蒂两米远的地方。

捧起安妮留下的口罩,温蒂久久地沉浸在千思万绪中。后生不但可畏,而且可敬。

原载:《中国日报》 2020年5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