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空谷

入夏后的渥水市艳阳高照,天空蓝得耀眼,没有一片云彩。已经有三周没有下雨了。焦渴的大地,被烈日肆虐地撕开了一道道口子。老那望着后院的花花草草,心中一阵犯痛。他从水管架上搬下缠绕着的水管,绿色的蛇皮水管已经被阳光晒得发蔫儿,像被斩断了七寸的长蛇软塌塌地躺在了地上。打开水龙头,老那拿手试了试,流出的水已经烫手了。老那望着碧蓝的天空居然忍不住就嘟囔出一句国骂来。他把水管中的水拿水桶接着,一直等到流出的水不再发烫,他开始给院子里的花草蔬菜浇水。

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从三月中旬以来,闭关锁国、居家上班、社交距离、戴口罩、勤洗手、新增病例……这一系列天天烦人的闹心事儿在各种媒体上轮番登场。而被那婶圈养在家的老那快憋出抑郁症了。好在日子虽然郁闷但还有一桩老那喜欢的事情,让他开心了不少,那就是种花种菜。渥水市的华裔市民们沿袭了母国勤劳勇敢、桃花源里可耕田之秉性几乎家家后院都开辟了自留地。蔬菜花果应有尽有。许多前来探望儿孙的老一辈家长们,前赴后继,冒着被海关没收、罚款、查处的巨大炮火,把我华夏帝国的优良品种源源不断地带到了这里,并在各家的后院里生根、开花、结果。给广大的炎黄子孙们带来巨大的生活乐趣。老那家自然也不能免俗,老那不仅在后院种上了许多那婶喜欢的花卉,还开辟出来几块菜地。三月中旬开始老那就准备好了春播春种:翻地、育苗忙了起来。继挤进买菜群后,老那还挤进了大名鼎鼎的“四季青人民公社”种菜群。这里有专业的农业专家的指导,还有群友们从种子交流到各种种花种菜的经验分享。

随着天气逐渐回暖,后院的海棠花绽满了枝头,鸢尾摇曳生姿,芍药艳丽了满园。老那把屋内培育的各种蔬菜幼苗移栽到了地里,施肥浇水忙得不亦乐乎,让他沉闷居家抗疫的日子有了活力。天天看着茁壮生长的菜苗,老那似乎已经看到了硕果累累收获的季节。然而,老天爷的脾气似乎不是那么地尽随人意。这不,入夏以来持续的高温干旱,让老那也跟着老天爷一起发起了脾气。每天早晨一睁眼,老那第一件事儿就是拿起手机看天气预报。看着一串串象征晴天的小太阳,老那就火往上涌。这天早上,看到天气预报有雷阵雨,老那一跃翻身下了床。出门进院子把用厨余做好的有机肥倒入大桶里,然后掺水,一一浇在花圃菜园里。接着又将鸡羊粪与黑土混合,撒进地里。回屋洗澡收拾完自己,老那坐在餐桌边,边吃早餐边望着窗外开始等着老天下雨。到中午12点,一阵大风吹来,几块乌云飘过,老那一阵欣喜。到午饭时分,四季青人民公社里城东区的菜农们,兴奋地在群里齐呼“下雨了!下雨了!”老那抬头看看自家的天,没见一滴雨水落下,到了下午那片乌云不知何时被风吹走了,湛蓝的天空下是阳光普照。直到傍晚,老那无奈,出门打开水龙头,继续浇花浇菜。接下来的几天,仍是艳阳高照,老那除了查看天气预报等着下雨外,只好每天早晚给院子里不停地浇水。到月底打开邮箱,这月的水费账单来了,三位数的水费刷新了历史记录,老那心疼啊,不知是否由于等雨等得着急上火,老那嘴边冒出了一串燎泡。那婶看老那急成这样,问了一句:“你相信古代那种求雨仪式吗?不知道灵不灵。”老那似乎一下开了窍说:“对啊,我应该求雨!”

这里是移民国家,各族裔群居,那么求雨应该不止应用中国的传统方式,老那迅速上网查询了几种求雨方法,准备实施。

一、泰国的求雨方式:竹笼中装一漂亮的母猫,抬着游街,不时往猫身上浇水,这样猫的叫声可以呼唤老天爷下雨;

二、印度的求雨方式:去捉两只青蛙,然后让它们接吻,就算给它们举办了婚礼,然后放回水中,这样就可以下雨了;

三、中国传统的理念:认为龙本来应该在天上掌管人间下雨的秩序,可是总有那么一些龙没事爱偷懒,出去游山玩水,人间就干旱了。那么假装和龙打打闹闹,龙生气了,就会下雨

四、印第安人的求雨方式:一边唱祈雨歌,一边沿着Z字形跳动舞步。

第一天,老那试用了泰国的求雨方法,他家没猫,估计这里任何养猫的人家都不会让他借猫一用。他想到了家里有个哆啦A梦的闹钟,老那将闹钟装入保鲜袋中,开车一小时,让哆啦A梦的叫声在城区的大街小巷回响着。可是到了睡觉的时候,也没下雨。

第二天,一大早老那去丽都河畔,寻找青蛙的踪迹,几个小时后,他终于捉到两只青蛙,老那强行让它们嘴对嘴碰了一下,然后又放生了它们。嘴里嚷嚷着“给你们办了喜事儿了,你们去度蜜月吧!”老那再次等到睡觉的时候,还是没下雨。

第三天,老那拿了一根登山棍,去到了树林里,找龙肯定是不现实的,他今天的计划是找一条蛇,然后戏蛇当作戏龙。老那在林中遇到了三条蛇,可是没有一条会容他“戏”,都是他一看到蛇,蛇嗞溜一下就躲进草丛中不见了。折腾了半天,老那自己认为蛇已经是被他戏过了。回家等到晚上睡觉,老天爷依然没有变脸。

第四天,老那从大早起就跟着YouTube开始学印第安人的舞蹈,两个小时后,老那终于可以不看视频自己沿着Z字跳舞了,老那边舞边唱,这时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接踵而至的是“咔嚓”,一声惊雷!满天霎时乌云滚滚。老那抬头一望,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容。高喊着“啊哈,原来北美的龙王爷只相信本土的求雨仪式啊!”倾盆大雨从天而降,老那在家跳得更欢了,一句小时候的电影台词脱口而出“下吧,下吧,下它七七四十九天,我才高兴呢!”

原载:《中国日报》2020年7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