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瘦灯

网络图片

岗村宁次指挥的“5.1大扫荡”,实际上开始于4月29日,1942年。

这一天日军第41师团、三个混成旅及伪军共五万余人,协同数十架飞机,数百辆坦克、装甲车,率先对冀南抗日根据地展开了铁壁合围。  

冀南军政机关、后勤医院、学校和群众被团团围住。担任突围掩护的军区特务团伤亡重大,眼见着顶不住了。军区政委振臂高呼“誓死不投降!” 对空鸣枪。军民开始撕焚文件、破坏器材,准备做拼死搏斗。

突然,南面大邢庄裂开了一个缺口。一排明亮的战刀,在尘埃中飞驰而来。冲在前面的,是八路军129师骑兵团团长曾玉良。

骑兵团原来已经冲出包围圈。团长和政委带着一个连反复搜索军政机关无果,最后一个回马枪,又杀入了包围圈。

日伪军迅速地堵住了张开的口子。

30多匹战马喷着粗气,集结在军区机关一侧。

团政委大吼一声:“骑兵团!集合!”

“曾玉良到!”团长拔出战刀,第一个站了出来。
“韩猛子到!”
“……到!”

团长的马刀往前一指,唰一声白晃晃的马刀树林般竖立起来。战马明白决死的时刻到了,仰天长嘶,铁蹄雷动。

一股钢铁洪流向敌寇呼啸扑去。  

右前方坡地上,几架鬼子的机枪开始喷吐火焰。冲锋中的战马接连被打倒。
“猛子!干掉机枪!” 曾团长大喊。

韩猛子是一级战斗英雄。左手持刀,右手持枪,凶悍无比。他的战马,也是战斗英雄,也叫猛子。

猛子掉头扑向机枪阵地,一彪人马疾驰跟进。

距敌步兵一百米左右的区域,对骑兵而言就是鬼门关口。

“猛子!劈了歪把子……”右侧骑手捂着胸部摔下了马。胯下一匹枣红马,嘶吼着脱颖而出。

机枪子弹顿时打在了红马身上。

接着又一匹白马嘶鸣着扑出,战士耷拉着脑袋栽到地上。

在两匹烈马的掩护下,猛子一下冲入敌阵。战刀带着战马的冲击力,在机枪手的脖子上划过,鲜血即刻喷出半米高。战刀接着又举起,把第二个机枪手剁了。

骑兵对步兵,那就是屠杀。随后而来的八路军铁骑,一顿刀砍马踏,接着就是追歼溃散之敌。一个巨大的缺口豁然拉开。

军政机关全部突围。

反扫荡胜利后,宣传干事称赞骑兵团堪比关宁铁骑。留学过苏联的三连长笑笑说:无产阶级最厉害的骑兵,是哥萨克骑兵!

军区表彰大会上,骑兵团荣获一面战旗。上面五个大字晃眼睛:哥萨克骑兵。

网络图片

【中华文化传媒 】2021/08/01